陆什么什么

大家好这里是陆子兮!!!!
特别好勾搭。
深交门牌号:3543252047
定位咸鱼文手。

摸了孩子的性转。
手残党哭了呜呜呜呜。

自我介绍

想着还是码一下吧,不过很短小x

姓名:陆子兮
↑可以叫我子兮,亲切点叫兮兮都是OK的

性别:女

性格:不是暴躁老哥,好说话,但底线不许触碰

❗主写孩子(孩子们不发老福特我知道没人看),可以催更
     ——以后会尝试其他的人物

❗更新随缘,有脑子了就会写

❗脑子里都是刀!糖很少几乎莫得

❗会画画,但很丑在改进,一点色都不会上
    草稿一时爽,上色火葬场

❗❗❗#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真的不会写车,不会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几乎没有cp洁癖,不是特别讨厌的都能接受,欢迎安利给我你喜欢的cp
主站(史向):李杜,郭荀,邦良,轼辙,元白
#但是史向cp一般不接受逆.....

还有,魔道:追凌,薛晓

其余游戏方面的比较随意。
愿意接受各位大佬安利。

不是大佬,不是太太,只是鸽子,只会咕咕咕!

欢迎和您交朋友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重复一遍,底线不许触碰
⚡底线是 @奈清不想被贴罚单  @泫陌兮染_玄祁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深交这里门牌号:
3543252047

常年活在空间,说说一大把,喜欢拍手x
!支持养火养手(房子不建议)

////经常和老友提梗但从不码字::码字(我是随缘我是随缘)
爱好历史但也是个历史渣

经常咕咕咕,是鸽子!鸽子!鸽子!
很废很废很废,写文就是即兴创作!!
会把文写死。真的。是真的。

然后,会鸽很——长——————时间。

逼叨叨完辽开始咕👌

我一开始就看不惯这种事。我和她都不是太太,只是纯粹喜欢这些人物,想要用自己的文字去赋予他们“生命”。或许我们的文章有很多不足,或许我们的文笔并不华丽。可是每一篇文章,不论长短,不论精彩,它都是我们亲手写出来的,我们构思过,我们斟酌过,您要是不喜欢就请绕道,没必要再咬一口。
说实话,我写文,自私点说,我是写给自己看的,您要是不满意,可以给我提意见,我会接纳,我会改,她也是。
我们立flag,只是为了给自己动力,她说不要再关注她了,也只是一个玩笑式的话,她平时也有很多事,包括其他写手和我,我们不可能只为写文而活。
您看不惯她,看不惯她的文,您可以自己写。看别人写的文,用这种话语去评判她和她的文,您,轮不上。

奈清不想被贴罚单:

请允许我发个牢骚
我只是个咸鱼写手,也是一个学生党,平时写文也特别懒惰,对于每10fo一车这个也只是想让自己不犯懒癌,并不是为了火,文也是我自己辛辛苦苦写的,虽然说我的文有很多地方都跟其他的文很像,ooc和bug也比较严重是没错,但这都是我辛辛苦苦肝出来的,我肝文是为了给喜欢我的文的小可爱们看的,如果你不喜欢就给我提意见,我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改,但是你这样说我恶心又是什么意思?
如果你真的对我的文很大意见,那以后看见我更文我请您直接绕路,再不行你举报我也可以,请不要开个QQ小号来喷我然后再删好友。
周更的问题也只是当初发第一篇文的时候的无脑flag,既然立下了我也不能随便改,但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都会被当做我想火的理由。我并没有蹭杰佣的tag想火什么之类的,你们要是真的不想看我就不打tag行不行?
如果还是不行,还是认为我想火的话,那么,我在更完我答应我的小可爱们的10~15辆车之后,我自然会退出杰佣这个圈,也不会再碍着你们的眼。
只是个人的牢骚,抱歉,让你们看到那么晦气的东西。

什么,你没看错,对,我就是喜欢这个女人 @奈清不想被贴罚单

皮)x

30日写手挑战

因为懒得复制文字所以打算直接搬链接√
30日写手挑战,挑战各种题目、文梗,有兴趣可以点进来看一下
是和 @奈清不想被贴罚单  @泫陌兮染_玄祁 两位小姐一起玩的,所以码出来想和大家分享一下!
有兴趣的可以找自己的小伙伴一起玩吖,里面有写题目、规则、以及一些题目提示,提示可以当参考,但请千万不要当文章内容来写哦

—30day   写手大挑战— | 陆子兮 https://zine.la/article/f25b0e1bdd9f4212b80b5905b99d2f97/

关于写手挑战

皆大欢喜我消失一个月终于可能会更新了。

奈清不想被贴罚单:

我和@泫陌兮染_玄祁 @陆子兮、 这两个女人即将开始写手30天的挑战,就是三十天一天一篇那种,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开车,不然又有某个蛇皮女人说我是黄文写手嘤嘤嘤
关于每10fo福利的话我还是会写的,绝对不耽误
还有我是清水写手奈清清

《寐生梦死》

一世的缠绵,在此终结;步入鬼门,踏过黄泉,路边彼岸,忘川河旁,三生石竖,登上奈何,遥望乡台,饮下孟婆汤。斩断一世缠绵,忘却余生爱恨。转世轮回,一切重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继黑暗之后,或许是无限光明。
他缓缓睁开双眸,望向鬼门关。
鬼门关是一座牌楼,上面横书着苍劲有力的“鬼门关”三个大字。这里双峰对峙,中成关门,其间不过三十步。潮湿的环境,导致瘴气滋生,蚊虫鼠蚁繁多。夜里好似被一团白雾笼罩,鸦雀悲鸣,甚是可怕。两旁有十八个鬼王和把门小鬼把守。森严壁垒、铜墙铁壁,牢不可破。
“来者何人?”未见其人,已闻其声。
“在下吴...在下陆逊。”他苦笑了一声,将要脱口而出的“吴郡陆伯言”被咽了回去。
“陆...陆逊?”那人愣了,思索些许,便笑了起来,“啧,陆伯言。难得啊难得,怎么,吴帝他...?”
陆逊只是愣愣地站在那儿,不作答复。
半晌,他淡漠起口:“非也。只是命中注定的结局是这样罢了。”
死的时候,他就曾告诫自己,不要再挂念孙权,不要再报以期望。现在,提起他,也只是在心中溅起一点点涟漪,迅速地平静了。
“命中注定?”那人带着一抹嘲笑的意味开口道,“岂非逃避之语?”
陆逊并没有立马回驳,思索了再三,缓缓开口道:“天命注定,岂是能随意变更的。”
“罢也。你可想好,过了这鬼门关,你便化为鬼魂了。”
“已决。”
“既是如此,那我问你。你可有罪过?”
陆逊浅浅笑道,“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?逊不敢枉自批判自己,您明鉴。”
“哦...既是如此,那走吧,过了这鬼门关,再无悔过之想。”

继鬼门关之后,便会来到黄泉路。黄泉路是一条宽约2米,长约50米的青石板路,路面较为凹凸不平,四周青雾缭绕。朦朦胧胧的一片之中,展开一片鲜艳得红,灵醒的白。
“这花...”
走近了些许,那一大片花完全裸露在自己眼中,清一色的红,竟未发现花叶。惊讶地,烟雾中和着一股香气。正是那花的,很浓。往前瞥了眼,这一路上都盛开了这花。曼珠沙华,对死亡的痛苦与悔恨的彷徨与徘徊的见解:堕落。
凑近了些,一股花香萦绕在鼻尖,刹那间,竟有一瞬的恍惚。闭了眼,再睁开时,已是另一副画面。

吴郡陆府,门前站着一位少年,那熟悉的模样,熟悉的场景。他叩了几声门。良久,门开了。又是一位少年,缓缓开口道:“孙将军何事?”年纪相仿,岁月恰好。
“伯言可有兴趣与我同闯天下?”
当时的陆议愣了愣,道,“在下不是已作过答复了么?”
那时的孙权还是年少轻狂了些,道:“伯言还是再思索几番,再作与我答复吧。”
陆逊的心很酸,痛彻心扉,想要伸手拦住将要离去的孙权,但穿过了他的身体,熟悉的脸庞缓缓离去。果然...已经化作鬼混了啊。
陆逊跪倒在地上,双手捂着脸,热泪顺着脸庞缓缓流下。死了,也不能平静。
霎时,一生的记忆充斥脑中,一幅幅画面,一次次邂逅。最终,都停在了赤乌。

“没想到啊,没想到啊!”吴帝一手掀翻了桌上的奏折。
陆逊怔怔地站在他面前。陆逊知道,他看不见自己,自己也无法挽回什么。
一辈子啊,就这么过了。一辈子,就伴了他一个。一辈子啊,匆匆流逝。一辈子,就这么了结了。
陆逊闭了眼,不愿再看下去。眼眶的泪滴,又一次不争气地落下。死了,也无法抹去。

再睁开眼。是热浪滔天。敌营那里传来阵阵惨叫。是火,是蜀营,是夷陵。
明明是那么耀眼的火,在他眼里,却失了颜色;明明是那么的暖,触及到他,也只剩下冰冷的余温。
最后一次闭了眼。死了,也无法忘却。

睁开眼,又是无尽的幽暗,黄泉路径直延伸着,花香浓郁了些,却再也卷不来任何回忆了。走着,走着,见了很多孤魂野鬼,他们都在这条路上徘徊,进不得,退不得。有的是八旬老人,有的是丧夫的寡妇,有的是含冤而死的人。惨,惨,惨!

黄泉路快要走到尽头了,一条河横在前方,河水异常浑浊,呈血黄色,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,虫蛇满布,腥风扑面,波涛翻滚。唯一能渡过的方法,便是走过那奈何桥。
依稀的,看见河前桥旁,立着块石头,名为“三生石”。石身上的字鲜红如血,上面刻着四个字"早登彼岸"。可以在石头上刻下你今生你最爱的人和来世你想等待的人的名字。
“来世...想等待的人吗?”陆逊喃喃道。
不由自主地,手抚上石身,却蜻蜓点水般的收回了手,丝毫都未留下。
忘川河上,架着唯一一座桥——奈何桥。
想必...过了桥,就真的什么没剩下了。
陆逊毫不犹豫地迈出了步子,走向奈何桥。桥身并不宽,恰恰好好可以容得一人走过。

奈何桥尽头,就是望乡台了。闻言望乡台,是人在转世投胎之前,唯一能回望家乡的地方,可以最后望一眼你的家乡亲人,你的爱恨情仇,你的魂牵梦绕,你今生最爱的人,你来世还想等待的人。
陆逊径直走了过去,一眼都没看。吴郡,武昌,夷陵,孙权,陆绩,等等,都一一刻在记忆里了,不会忘却的。

“先生,喝一碗孟婆汤吧。喝下去就会忘记今生今世。一生的爱恨情仇,一世的浮沉得失都会随着这碗孟婆汤忘记得干干净净,今生牵挂之人,今生痛恨之人,来生都形同陌路,相见不识。”苍老的声音悠悠传来,眼前衣衫破烂的老婆婆正举起枯黄的手,端着一碗孟婆汤。
陆逊心里冷笑一声,忘记吗?不会的,在记忆里了。他接过孟婆汤,一饮而尽,将空碗递还给孟婆。
一刹那,脑袋里却像是被抽走了什么,空空的什么都没了。
“孙权...孙权...孙权?孙权......”陆逊小声絮叨着,却再也想不起挂在嘴边的名字。

究竟是谁。

“先生,走吧,投胎转世吧。”孟婆笑着,让开了路。
陆逊却又想起什么似的,对孟婆道:“老婆婆,让在下留在这里可否?”
孟婆思索三番,见他执意要留,便允诺了下来。

不知又过了多少年了......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了。
第一次,是个书生人家,含冤自杀。
第二次,是个富家小姐,被人谋杀。

不知多少次了,遇到的是个一国之君,晚年病死的。
“先生,喝下这碗汤吧。”那人笑着启口,双手递上了这碗汤。

权逊梗

1.孙权视角/62岁时对陆逊愤恨的样子,当得知真相后懊悔的样子,回忆过往的样子,思念陆逊的样子
2.陆逊视角/62岁对两宫并立无可奈何的样子,写奏表给孙权的样子,和陆抗交谈的样子,63岁被逼得生不如死的样子,死前最后的样子

就是整理了自己想得到的,欢迎大家来补充w
有意见就提,我会改的。
再者就是,上述梗日后会写。

【清明】陌生君兮

清明节到了,墓园热闹起来了。每到这时,都会下起纷纷细雨。
每个人的墓前或三三两两的人过来祭奠,青团啊、饭啊、菜啊。铁桶里总会燃起烈火,将锡箔燃烧殆尽,化为蝶影,飞向空中。
唯有一个墓前空空如也,杂草丛生,似几年没人打理了。一个小女孩匆匆走来,来到墓前。
“是你吗?我每天都会梦见你。”小女孩喃喃自语。她清澈的眸子投向墓碑,墓碑上刻的字仿佛被时光磨去,若隐若现,墓碑上满是灰尘。小女孩从衣兜里拿出一块白手绢,轻轻抹去墓碑上的灰尘,眼睛里,竟多了泪水。
“为什么我很伤心啊?”小女孩愣愣地问,可在你面前的是墓碑啊,它不会说话的。
“你说话啊...你说话啊...”小女孩的泪顺着脸庞流下,滴落在墓碑上。
墓碑渐渐绽出荧光,一个人影似有似无。渐渐的,人影清晰起来,是墓主人。
“陌阽,好久不见。”墓主人笑了起来,那么的柔和。
“你、你是谁?”陌阽满脸惊愕,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。墓主人伸出手,轻握住她的手腕,道:“别害怕。我是你的前世,我等了你很久了。”
“为什么等我?”陌阽谨慎地问道。
四周的杂草渐渐泛绿,就像初春刚冒头的小草一般,嫩嫩的,绿绿的。天空落下一滴雨水,两滴、三滴,淅沥沥下了起来。可陌阽身上竟丝毫未湿。
“因为你是我,我也是你。我们只是身处的时代不同罢了。”墓主人淡然道,松开了她的手腕。
“你是谁?为什么这么说?”陌阽呆愣道,并不明白其中的来龙去脉。
“既然你这么想了解我,那我来和你说说我自己吧。”墓主人还是那个淡然的口吻,好似一切都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似的,“我叫陆璟。也不知是几百年前的事了,在我迟暮之年,岳朝发生内乱,岳文王也不过是痴呆了,分不清是非黑白了,便将朝臣处死,当然了,这是我死后所看到的。”
陆璟冷笑了一声,内心五味杂陈,却无溢于言表,“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悲还是乐。毕竟早在文王前,武王掌权,我就已经死了。”
“你为什么死了?为什么不好好活着?”
“你太天真了。今日也许没有纷飞战火,也许没有霸道法治,也许没有昏庸君主。可在我的那个时代。可谓是战火纷飞,法治蛮横,君主独权。”
“当然,岳武王的确不昏庸,他很爱戴百姓,也很体贴朝臣。”说着说着,他不由自主地笑了,还是那么的温柔。
“为了他,为了我的国家...还有舍妹。”
陌阽看着他,沉思了些许,道:“他们对你一定很重要吧。你是怎么死的?”
“战死。”陆璟淡淡道。
“你真勇敢。”陌阽伸出手,抱住陆璟。
“可可能我不懂你当初的无奈,希望你能得到安慰,曾经的我。”她笑了笑,道。
陆璟的眼角竟多了一滴泪,愣道:“谢...谢谢你。”
“好啦,别太过悲伤了。没事的,明天我还回来看你的哦。别担心,我不会忘记的。”
“请记住,君子不器。”陆璟柔和道。

春雨细,润万物,君子陌上悄临。
春雨停,万物生,君子不而成器。